米宗

无论做什么事都会全力以赴的人真的是太棒了

你好,再见。(3.得你)【齐屠】

丢下小助理后,屠小意跑出了大门,无比迫切,却不知道应去哪里,等了太久,他不想等了,一刻都不想等。

     连租辆共享单车都觉得浪费时间 ,还是跑比较快,无目的的撒开了腿。

     隐隐约约好像是那次下雨给哲甜送伞,但是这次,不是为了她。

      好像是诅咒一般,屠小意满身大汗,但无论是兰溪中学,小卖部,天塔旁,都找不到他。

      会不会……屠小意气喘吁吁的回到自家楼下,转角,墙旁边靠着的少年,姿势如同7年前那个晚上,好像只是瞬间长高了,一切都没有改变 。

      听见了声响,齐景轩侧头看了一眼,入目是那个温润依旧的少年,只是扶着墙喘气的动作让他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至于吗?”齐景轩临时改掉了话,怕让他休息下显得过于亲密。“额……没什么我……锻炼身体……”屠小意露出了标准的傻笑。

       “去我楼上坐坐?”屠小意问到“不然我站这里干嘛?”屠小意突然觉得自己可能短路了。于是同手同脚打开了大门。走上了楼梯。

      “噗……”身后传来一声压不住的笑,“笑笑笑笑什么啊,那么久了都没见你回来过,我还以为你忘了我们呢!”

       “我这不是回来了吗?”齐景轩边说边踏进屠小意家,这里跟七年前差别挺大的,光书架就多了两个。屠小意的房间依然拐个弯就能到,房间里干净整洁,但桌子上摆设没什么变化,可见主人要么挺念旧,要么懒,屠小意显然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  屠小意去拿水,齐景轩便独自在地上坐着,屠小意端着两杯水进来,放下,跑的口渴,于是拿起水吨吨吨的喝,齐景轩慢慢拿起杯子“我本来想来今天签售会,给你们一个惊喜,可我无论怎么都换不到班,我开的最后一班航道上也并不顺利,耽误了不少时间,来到这里我行李都只是寄在机场,还是晚了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 听着听着,屠小意呛到了一口水,咳得上气不接下气,齐景轩似是嘲讽,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性子那么急?”

       屠小意直勾勾的看着他的眼睛,“那得看因为谁”

        齐景轩愣住了,他没想到屠小意会说这样的话,生怕自己会错了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结婚了吗?”屠小意突然问到 “我连女朋友都没有跟谁结婚?”齐景轩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就好”屠小意边说边抽出一本画册,丢给齐景轩。“你自己看”

         屠小意突然发现,自己完全没有给哲甜送画时的不安,他可以说是冷静,非常冷静,冷静到就算齐景轩拒绝他也会继续跟他做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 齐景轩看着满满的一本自己,基本上都是读高中那会的模样,有在笑的,喝水的,打球的,各种各样的自己,还有最后一面那句“山有木兮木有枝”,这种俗套又幼稚的话,沉默良久。

      就当屠小意开始不安时,齐景轩合上了画册“我就说怎么觉得漫画里就我画的最像。你这几年画画进步挺大的嘛。”边把画册展开盖到了屠小意头上,自己也凑近了。

      在素描本营造出来的黑暗小空间里,屠小意的嘴唇被轻轻的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  当他意识到是什么的时候,脑子里轰然一片空白,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 齐景轩拿下书,轻轻敲了一下他的头,眼里尽是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 屠小意还在发愣。

       “你好,介意我今晚蹭吃蹭吗?我行李都在机场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不介意!!

”于是屠小意正式有了一个男朋友,还是个飞行员。

       以后的再见,只要说了,就一定会再见@


    *完啦!

     三更半夜发现没更爬起来继续更新的作者说到“他们真好呀”


你好,再见。(2.归)

签售会的第一站,是深圳。


    屠小意梦开始的地方。繁华都市里人来人往,签售站前排起了长队,屠小意在递过来的每一本画册上签字,或是画上个笑脸,或是写上一句加油。直到送走最后一个人,天暗了。期盼的身影没有出现。


    屠小意帮忙收着,旁边的助理笑嘻嘻的凑过来“今天签售会气氛不错呀?”“嗯”他心不在焉的应答,助理不解,也只能默默走到一旁,很快便跟另一群人有说有笑。


    果然很难啊……但今天只是第一天,不是吗?后面还有几个站点…总会有希望的吧?屠小意安慰着自己。


    接下来的签售都异常的顺利,热情的粉丝,合作良好的团队,连天气都一直晴朗着,好像没有一件事不顺心。但是,他迟迟没有出现。


    或许他没有时间呢?或许他没有注意到呢?或许他…不想出现呢?


    最后一个站点,是兰溪,这是特别开设的站点。签售会上的人,有以前邻居家的王大妈,开小卖部的沈叔叔,兰溪中学的同学,这些人或许在漫画里出现过,或许有的以他们为原型,一起组成了少年屠小意的兰溪。也是许许多多个兰溪少年的青春。


    人们聚在一起,祝贺者屠小意,唏嘘着过往,其乐融融。


    到了结束,好多人都来了,独独没有齐景轩。


    他笑着道了别,随手扫上一辆共享单车,便开始四处晃悠,崭新的小洋楼宣告着兰溪的富饶,过去的残景寥寥无几,几近消失。只能凭借着对道路依稀的回忆骑着。不知不觉,他在一个小院落前停下。


     操……我来这里干嘛啊…屠小意抓了抓头发,这里是齐景轩的家,而屋中灯火很久前便不再亮起,闲置的院子长满了杂草,更显荒芜。屠小意干脆找了个石墩子坐下,从口袋里掏出别人送的烟,又想起没有打火机,便索性放在嘴里叼着,抬头看着天。


     不知道看了多久,凉风让他打了个喷嚏。他拿掉烟,想狠狠丢在地上,又觉得不行,老老实实拿纸包着揣在兜里拿去别的地方丢。路上他莫名觉得委屈,又挺好笑,他为啥要委屈?好歹签售办的很好,不是吗?


      回到签售点,助理满头大汗跑过来,“刚刚有个高个儿过来找你,叫什么……”“齐景轩?”屠小意反问道“诶对对对,就是你漫画里头那个名儿,他…”“他在哪?”屠小意又一次打断了助理,小助理明显被他突如其来的逼问语气吓结巴了“我我…我跟他说你不在…谁让你一结束就跑没影了啊?他……”还没说完,屠小意转身就走,连招呼都没打。


      “我靠,见个哥们至于那么猴急吗?不知道的以为是去见媳妇呢”助理不满道


      #是啊就是媳妇!!!!


      #助理委屈哈哈哈


      #下篇完结


你好,再见。( 1.念 )【齐屠】

*纯属个人编纂,有使用电影情节

*可能会ooc

*日更三篇完结qwq

*新人上道请多指教

   

    是兰溪那个阳光肆意的下午,屠小意盘坐在河岸边的草地上,一手拿着画板,上边挂着盒便携水彩,对着桥另一端的兰溪,随性画着。

      阳光印在他身上,少年舒展脸庞与先前相比并没有太大改变,只鼻梁上的眼睛添了几分成熟。

      青空万里,河岸边倒也不热,徐徐微风,屠小意放下画笔,长吹了口气,打量着手上的画,画里是河对岸那个包子铺,多出了三个少年,穿着蓝白相间的麻袋校服。那蓝色比后面那块天空还要蓝些。

        高个儿的一手勾着校服,似是不愿穿上麻袋般的校服,动作潇洒帅气,只是面部没有仔细刻画,屠小意对着那个修长的身影发了好一会呆,默默收起了那副画。

        之前那个小姑娘居然是哲甜的女儿,想到这里,屠小意叹了口气,小姑娘天真活泼,大大的眼睛像极了她妈妈,想必将来也会很好看,哲甜变得跟以前大不相同,眼睛里没有了那束让屠小意为之倾倒的光,花生也穿上了制服,但是那个人,那个潇洒的少年,他怎么样了,屠小意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   远处,一架飞机开进了屠小意的天空,是不是你在开呢?齐景轩。漫画已经开售了,我特地加大了宣传力度,画了很多张海报,每张都有你,你会看到的吧?看一眼也好……

       每个人都走上了不一样的路,漫画家屠小意之后又坐过了很多次火车,只是窗外再也没有那个让人魂牵梦绕的身影, 那句被刻在木质画板上的Try  your  best告诉着屠小意,他曾在他身边,曾经很近很近。

      屠小意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时候发现的,但就是在每次受挫都会翻出来看的杂志里 ,在每次迷茫都会打开来看的留言册里,他发现自己对那个少年无法忘却。

       他在路上看见相似的人,都会多看几眼,那本专门腾出来的画册中,齐景轩的模样被细细刻画,那少年阳光温暖的笑,那倔强的眼神,还有那天灯下那个落寞的身影,叫唤着景轩,可惜他听不到。

       他会不会……已经结婚了,生的是儿子还是女儿? 妻子长什么样?……屠小意想也不敢想,他害怕成为事实,却无法控制。那念头藤蔓般疯狂生长,他慌忙停下。

       屠小意站起来,扫掉身上沾的枯草,收起画板,走上那条熟悉的路。这里被翻新了,旧时的痕迹 ,顽强的存在着,那屋檐边的青苔,刷白了的墙上沾满斑驳白漆却无人在意的路灯。

       哪里都没有齐景轩,却哪里都有齐景轩,那一年里他们一起走过的路,说过的话。明明只是二十载人生中寥寥可数的,但此时屠小意却清晰的记得,比那个夏天讲台上老师模糊的声音清晰了一千一万倍。

       屠小意回到了家,放下画板,开始处理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 漫画的反响意外的好,出版方建议办签售会,正和他意,他答应了。